当前位置:于振海网 > 文摘 >

高观国《雨中花》赏析

发布时间:2023-12-19 15:08更新时间:2023-12-22 12:38作者:未知文章ID:81580浏览:

【原文】
    雨中花
    高观国①
    旆拂西风②,客应星汉③,行参玉节征鞍。缓带轻裘,争看盛世衣冠。吟倦西湖风月,去看北塞关山。过离宫禾黍,故垒烟尘,有泪应弹。
    文章俊伟,颖露囊锥④,名动万里呼韩⑤。知素有、平戎手段,小试何难!情寄吴梅香冷,梦随陇雁霜寒⑥。立勋未晚,归来依旧,酒社诗坛。

【注释】
    ①高观国,南宋词人。开禧元年(1205)七月,史达祖随李壁使金祝贺金主完颜璟的生辰。吟社词友为他送行,其好友高观国写下本词赠之。
    ②旆:古代旗末状如燕尾的垂毓,此泛指旌旗。
    ③客应星汉,借用“乘槎上天河”典故喻指出使。
    ④颖露囊锥,用毛遂“锥处囊中”之典。
    ⑤呼韩,即汉呼韩邪单于,这里指金主。
    ⑥寄梅句用陆凯自江南寄梅花给范晔的典故,梦雁句用梁简文帝《赋得陇坻雁初飞》“相思不得反,且寄别书归”句意。

【赏析】
    这是一首满含深挚情谊的赠别词,同时也流露出词人渴望抗金平戎的爱国情怀。
    开禧元年(1205)七月,在史达祖随李璧使金前夕,吟社词友为之置酒送行,史达祖在席上赠赋《龙吟曲·陪节欲行留别社友》词。作为他的亲密社友,高观国于是也写下本词,预祝友人完成使命,早日归来。词的上片设想出使盛况和出使途中的见闻感受,寄托了深深的亡国之痛;下片称赞词友的文韬武略,对其此次出使寄予厚望,并婉转表达了对密友的真挚情谊。
    “旆拂西风,客应星汉,行参玉节征鞍。缓带轻裘,争看盛世衣冠。”旆:古代旗末状如燕尾的垂毓,此泛指旌旗。星汉:即银河、天河,又称河汉。玉节:玉做的符节,古代用作出使的重要信物。几句大意是:持节使金的队伍即将跨马启程,旌旗在西风中飒飒飘动。你仿佛那乘槎上天河的海边之人一样,也是出使队伍中的一员。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涌来,争看个个身着宽带轻裘的豪华出行队伍,都说他们颇具盛世仪容,不输我大宋国威。开头几句设想出使前的盛况,旌旗、“玉节征鞍”、“缓带轻裘”、“盛世衣冠”等意象极力渲染场面的豪华,而“客应星汉”句则借用“乘槎上天河”的典故喻指出使,增添了几许神秘浪漫气息。据张华《博物志》载,传说天河与海想通,近世有位住在海边的人,年年八月乘浮槎前往天河,并遇一牵牛之人。后至蜀中问严君平,君平曰:“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牵牛宿”。
    “吟倦西湖风月,去看北塞关山。过离宫禾黍,故垒烟尘,有泪应弹。”离宫禾黍:指战乱后的中原故都。《诗·王风·黍离》序云:“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,过故宗庙宫室,尽为禾黍,文周室之颠覆,彷徨不忍去,而作是诗也。”几句大意是:你在西湖边对着无边风景吟咏作诗,已有缕缕倦意,正好可趁此行一睹北边边塞之关山。当你经过“彼黍离离”的故国宫苑,目睹那布满烟尘早被废弃的防御工事时,你将油然而生黍离之悲、沧桑之叹,并为此掉下几滴酸楚的眼泪。此四句设想词友出使途中的感受,寄寓着词人自己的伤悼故国之情。
    “文章俊伟,颖露囊锥,名动万里呼韩。知素有、平戎手段,小试何难!”颖露囊锥:比喻有才能的人脱颖而出。据《史记·平原君列传》载,战国时,赵国平原君门客毛遂自荐请求随平原君出使楚国,以囊中之锥自比,后果然帮平原君出色完成使命。颖,锥尖。呼韩:即汉代的呼韩邪单于,这里借指金主。几句大意是:你所写的诗词文章英锋俊彩,绝伦超群,盛名甚至传到了金主耳中。而且我知道你平素对抗金平戎的策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正好可趁出使小试牛刀,相信你会很出色地完成出使任务。
    这几句盛赞词友的文采武略,并表示现在正是他一显身手,为国效命的时候,并能不辱使命完成出使的人物。当时侂胃当权,力主北伐,李璧使金表面上是去祝贺金主完颜璟的生辰“天寿节”,实际则是欲借此窥察敌情,为北伐战争作准备。史达祖是韩侂胃的亲信,是坚决支持北伐的,因此被派陪李璧同行,是负有特殊使命的。这些情况想必词人也是深知的,故词中才提及“平戎手段,并云“小试何难!”表达出其对金国的蔑视和对抗金平戎的必胜信心。
    “情寄吴梅香冷,梦随陇雁霜寒。立勋未晚,归来依旧,酒社诗坛。”吴梅:吴地(江南)的梅花。这句用陆凯自江南寄梅花给范晔的典故,并云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的典故,表示对友人的思念。梦随陇雁:用梁简文帝《赋得陇坻雁初飞》诗中“相思不得反,且寄别书归”句意,盼望词友早日寄书信归来。几句大意是:估计你到达金国时已是秋冬季节,我会将一枝带着冷香的吴梅从江南给你寄去,也希望你能早日让那塞北的鸿雁将你的书信捎给我,以解我魂牵梦绕之相思。等你立功而回,我们依旧可以在一起饮酒赋诗,结社交游,共度美好时光。“情寄吴梅香冷,梦随陇雁霜寒”两句化用二典,表意委婉缠绵,富有韵味,而深挚的友情尽在其中。
    全词工巧含蓄,情真意切,风致绮丽,用典生动贴切,颇有清真余绪,通篇叙事和抒情融合,议论和赞扬相称,个人之情和爱国之情统一,语言圆熟,如弹丸脱手,格调清新,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。
 

顶一下
2
100%
踩一下
0
0%
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
推荐文章
信彩